camphor tree

一直想从你的窗子里看月亮。

把你比喻太多不是一件好事。
你真得成了每次抬头的白月光。
不温不火,淡淡地,就一直在那。
关于你这是个心底晦涩的秘密。
没有人能感同身受。

我第一次看见你就像昆虫冲进食堂上方的电网,我只记得当时留有的声响。

所有

让窗户开着
让手空着
我等风把我灌满
环抱过我的风环抱过你
我却自以为没有环抱过
环抱过你的风

所有无形匍匐在你眼角上的风
也吹空过你的怀抱
所有理智终将迷乱过后的雨
将迷乱渴望迷乱的阴天
所有线条都要奔跑
所有人都要染上这一场风寒
所有细胞见你时都要打上肾上腺素
所有将要团圆的都已团圆

2017.10.02

每一种感情的产生都有产生的意义。
而书写对于我来说更像是一种载体。
书写过后还是空。

林夕的词和关淑怡的声音。
自我看来是绝妙的搭配。

黄昏晓

施了粉黛的黄昏

蓝色雀斑还粘在面膜后的脸上

指纹长在指腹上

猎人枪杀前枫叶的形状

你木船上的船浆

掉进挪威的秋天

森林深了

森林外面黑色的湖泊

你所说的雨穿过火烧焦了的

不是南方的芭蕉

吞下最后一个黎明后

就泡进包着糖衣的城市

就当你消失了

就当上帝给我一个机会

证明我一年后的选择
2017.09.01
我从六月初旬后就没有见到她了。
她最后的手势预言了离别。

一直很喜欢的歌。
很爱莫文蔚的声音。

我有些话一直没告诉你
从极致到鲜血淋漓
只两字不同

病人

白天长出黑夜的树枝

黑夜长出白天的树枝

共用三百六十五天长在地上的叶子

死亡的恶鬼伸出的手离心脏偏离了一公分

他拿刀子递给恶鬼

墙上的字黑压压的

染出红色的绝望

“完全窒息是我一生的梦想”

一岁多的小孩走在天桥上

还不太稳当

他的身旁跟着长大后疼他的奶奶

长在山坡上的草和麦子沦为同一物种

上帝手中的玫瑰只有一片花瓣

它躲在泥土里

渴望没有阳光的日子

海的上面有你们看到的

海的下面有他们自己眼中的

你是我这场病发的诱因

自我拉扯的欲望

彼此撕裂彼此

吞噬战败的另一个自己

所谓精神分裂症

我们身后有一只神的眼睛
2017.08.15
这首改了三遍。还是喜欢这个效果。
一直以来我可能都有精神分裂吧。最近特别明显。
还是没有成功放弃她。可能有执念吧。
剩一周时间写作业。

虚实没有你

眼睛对着四面胶漆似的白
突然干涩
深绿色框的窗户上只有吊挂的白灯

钢琴膨胀黑夜的白日梦
嗡出耳鸣的炸裂
不是蝉鸣的六月
十面埋伏
一个人是另一个人最无痛觉的枪

玫瑰落在灰色的地板上
叶子灰了  花蕊上浇着太阳的流火
烧灼不是玩火自焚
梦里还有一面朱红色的墙
油漆味大于四月中旬的红色沥青
四月
你在台上  我在台下
你和你的红色格子制服
是记忆的发酵粉

公交车站牌晃出整个七月
假装心无旁骛
假装心里没有单向爱人
白雾模糊出只有你的六点五十的清晨
太阳和月亮还没有明确的分界线
可是粥里的红著吃出茶的味道

开水一直在沸腾
叫嚣着自己以为无止境的骄傲
2017.07.29      2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