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克田

老田我的爱

我对痛苦都有了计划和预期。


又想起来。她说

如果2050年冰山没化

她就跳企鹅舞给我们看。

(她又说

因为那时就还会有企鹅)


我爱田馥甄一辈子


正常的时候,我勉强算个正常人。


我可能以后都不会想再重温凤凰社了。


我的免疫系统对温柔的人真得没有盾牌。